皇仁書院 QC  數學補習老師 – David Siu


  • 香港科技大學數學系 (榮譽) 學士,主修純數學
  • 十多年補習數學經驗,學生遍布全港Band 1 名校,熟悉各學校數學科嘅重點
  • HKAL Pure Mathematics (B) (相當於M2 5**)
  • Core, M1 和M2教學,游刃有餘
  • 在學時屢獲大學頒發獎學金及獎項,在校成績斐然

每位學生的能力都不同,能力強的學生可舉一反三,但能力較弱的學生則需要合適的指導。其實所謂能力弱,只是大家從成績上作出的評估,他們未必真的弱,只是未能掌握正確的思維方式罷了。學生不敢主動發問,久而久之會對數學失去信心。作為一位啟蒙老師,就是要啟發他們嘅思維,令他們可向着正確的方向解決疑難。

我的教學理念:

「補習是為了甚麼?」我喜歡問這個問題。 「學識做數,考試合格。」低分的學生通常答案如是。 「想做多啲數,攞到更高分數。」強者的一般回應。

多年補習,見盡不同能力的學生。作為導師,對每位學生都花盡不少心力,一百個學生,就要有一百種處理方法。

教學並不容易,導師要「教」識學生知識,同時學生要「學」得明白,係一個雙向的互動,單靠一邊,好難真正成功。

點解要讀數?

「要讀數,才可掃毒」我經常講笑著,學生們都笑我傻。生活上離不開數學,由起床嗰刻就與時間競賽,趕時間的更與速率有關,搭車用八達通變負數即關連到有向數…… 等等,數之不盡。「點解要學三角?」「點解要學對數?」…… 好多的點解,其實每個課題都有其意義,三角可應用於飛機航行、打風時風向預測等等;對數原來與地震震級有關,又與液體酸鹼度有關,要計算到此等問題,就必須靠着初中的課題,而初中課題的解答,亦要靠著小學的基礎知識,總之就環環相扣,缺一不可。

由零到一

學生需通過解決問題來學習數學,故我常常鼓勵學生提出問題、探索解決問題的方法。

曾經有一位學生,她真的好抗拒數學,覺得數學好煩,基礎方程運算都唔識做,縱然我嘗試引導她一步一步嘗試,她都感覺非常吃力。與其痛苦,不如講下其他話題。

話說她每星期都會更換書包,咁舊嘅書包就一係閒著,一係就放賣出去,機會嚟啦,我就問佢賺了幾多,佢以為我問賺幾錢,其實我係想問賺率 Profit Percentage (她那時剛巧學緊百分數),由於她覺得非常切身,所以開始有興趣了解各百分數的公式,慢慢地連方程運算都處理得到,她反而問返我如果想比折扣,但又要保證賺率有幾多,應該如何做,咁我就乖乖聽她的演繹了。學生能夠演繹到,即表示已經掌握了一切,無論情況如何,都有能力應付得到。慢慢地,她對數學產生了少少好感,之後在 DSE 考到 5,真的非常興奮。

「教」是為了「不教」

數學能力弱的學生,起初幾乎每個步驟都要講得明明白白,完全係要「餵到飽」,但當處理類似題型多了,便會慢慢掌握,當他們到了一定的掌握能力,我就會請他們倒轉教返我如何做。

須知教學的同時,自己亦已經學習了當中知識。 數學能力強的學生又如何呢?我不會教他們做數,反而用他們已有知識做一些引導,令他們自己領略到新的課題,最經典就係配方法 completing the square (高中學生必須學懂),當中有任何的變化等等,他們都輕易調整得到,他們明白「萬變不離其中」的道理,進而再推進至另外課題,幾乎不用教都已經學會了,輕宜掌握。

目標清晰

與學生補習前,都會先問問他們的情況,從而判斷應該協助他們鞏固所學,還是預習新課題。了解後就與他們一起定立目標,引領他們細看目標的影像,再帶回當下大家應有的付出。我一直強調,沒有付出,一切都是零。但由零出發,得到的改變便是無限。大家一齊向著目標,創造無限!


教學隨想:

(3) 我的學生也當上了數學老師

(2) 由唔識計數到數學滿分的Sarah

(1) 我的一個「風險管理」學生